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短篇作品 >

    老猿

    来源:未知 作者:步非烟 发布时间:2012-04-16  

    这是一个平和的小村,村里有你想要的一?#23567;?/p>

    村子在深山里面,没有路通向外面。村里的人不知道外面有什么样的世界,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深山中有这样一个村子。它与世隔绝,它孤独地存在并?#26377;?#30528;。

    这是个不知是什么时代的时代。

    村民们用泥和成坯,生火烧成砖,那是一块块灰扑?#35828;?#30742;,巨大,坚实。村民们用它砌成一座座灰扑?#35828;?#25151;子,矮小,狭窄。房子挤在一块,道路很狭窄,出了这个门,就必须进入那个门。他们不需要空间,只想所有的人都紧紧挤在一块。细而狭的道路像是一条条绳子,将矮而沉的房屋绑在一起,弄得村民们想要走出来的时候,都必须躬着腰,驼着背。

    在房子与道路的罅?#37117;洌?#31181;满了树。都是高大健壮的槐树,有三年的,有三十年的,有三百年的。村民们在村子里生长了很多年,房子越修越矮,树越种越高。槐树用健壮的枝?#28903;?#34109;着他们,春天的下半段,夏天,秋天的上半段,站在稍微远一点处,便看不到村子,只有一大团槐荫遮蔽的绿丛,在深山中很不起眼。秋天的下半段,冬天,春天的上半段,槐树的旧叶落尽,新芽还没长出来,只剩下尖锐而蔓缠的枝条,阴沉沉的天上,枯枝像是一条条烧焦的闪电。村民们都不敢抬头,躬着腰,缩着背,溜过细狭的路,钻进矮沉的房,再不出来。

    但他们是仁慈的,他们将稻谷洒在院子里。冬天的喜鹊就像是被丢下一般,抢夺着这仅有的食物。这时候,它们叽?#19995;?#21939;地叫着,小村里充满了欢喜的氛围。他们也叽?#19995;?#21939;地叫着,感受着自己的仁慈。他们从深山中获得遮蔽,食物,然后又用这种方式,回馈深山。

    但是野兽不答应。它们在村的入口处整夜整夜地咆哮,想要冲进村子里。村里有它们想要的一切,安适的不受风吹的窝,鲜红的肉。它们呲着xinxin 的牙,裂着凶暴的嘴,在村口转悠,伺机发动着进攻。

    村民们惊慌失措。几千年来,他们都是这样平和地过着,从来没有任何危险,从来不需任何担心。他们惊慌失措,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场战争。

    终于有一天,野兽在虎豹的带领下,发动了猛攻。

    村民?#21069;?#21483;着,躲在了矮而沉的房屋里。他们慌乱而急迫地在细而狭的道路上窜跑着,跑进矮而沉的房屋里,在野兽的咆哮下不知所以。

    野兽们迅速攻占了这座平和的小村,它们在其中搜寻着它们想要的一?#23567;?#23433;适的不受风吹日晒的窝,鲜红的肉。它们用悲嗥声宣示着自己的兴奋,在街道之间咆哮着乱窜。

    这时,出现了一只老猿。

    一只又丑又怪的老猿。它的身材是多么高大,比最凶恶的虎豹还要壮健。它拿起巨大的石块,猛烈地攻击着野兽们,一下子就将它们打了个落花流水。野兽们组织起来,想要展开反击,但老猿的力气太大,将它们每个都痛揍了一顿。虎豹哀鸣着,率领手下们夹着尾巴逃跑了。

    老猿静静地站在村中间,接受着村民们的祝贺。

    他们好高兴啊,他们的家园保住了,他们依旧可以平和地生活在村子中,春天耕种,秋天收获,冬天拿出吃剩的一点点来,喂给天?#38553;?#19979;来的喜鹊。

    一定是上天感动于他们的仁慈,?#25490;?#20102;老猿来帮助他?#21069;傘?#20182;们感动地将最好的东西奉献出来,祭祀在老猿面前。

    一块腊肉,一钵米饭。

    但这只老猿是多么的丑、多么的怪啊,他们畏惧地看着它,心中满怀恐惧。

    是它救了他们么?

    孩子们紧紧偎依在母亲的怀抱中,死死藏住眼睛,不敢去看老猿。这一刻,他们忽然感受到了最最大的恐惧。

    如果这只老猿才是真正的入侵者呢?

    他们将会被撕得粉碎啊,没有一片是完整的。

    老猿低下头,嗅了嗅腊肉与米饭。他咧开嘴,笑了起来。

    那是个又丑又怪的笑容,充满了邪恶的力量,像是它高高鼓起的肌肉。老猿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村子,消失在山林深处。

    村民们大大松了口气。

    但是野兽们并不?#24066;模?#23427;们三番五次地发起了攻击。

    ?#30475;危?#32769;猿都会出现,帮村民打跑野兽。它身上的伤越来越多,但它并不在乎。它是强壮的老猿,多少伤都打不垮它。

    村民们渐渐习惯了它的又丑又怪,孩子们也敢站在它面前,用手撕扯它身上坚硬的毛。每当这时,老猿总是咧开大嘴,嘻嘻地笑着,又蹦又跳地消失在山林深处。

    村民们望着它的背影,?#25104;?#24635;是那么?#19995;印?/p>

    它是一只又丑又怪的老猿。他们从来没见过它,也从来没施与过它恩惠。它就这样跑过来,打跑他们的敌人,然后跑回去,连最珍贵的腊肉米饭都不吃一口。

    夜,灯火在僵持着。

    在村子最矮小低仄的房屋里,一场会议正在召开。

    “那条路开辟得怎样了?”

    “还正在开着呢。”

    “我问你到?#33258;?#26679;了?”

    “是,还正在开着呢。”

    “还有多少天能开完?”

    “大概还有半个月吧。”

    “半个月,要抓紧呢。我们要赶在野兽发动下一波攻击前,逃离这里。”

    “是,会抓紧的。”

    花白胡子们都沉默了,?#26448;?#22320;吸起烟来。

    年轻人们忍不住问道:

    “洪爷爷,路开通了,我们就得救了么?”

    花白胡子们使劲吸了口烟。

    “是的。路开通了,我们就得救了。”

    “我们会跑到哪里去呢?”

    “我们会通过这条路,爬到村子背后的山上去。?#20999;?#37326;兽爬不上去,就再也伤不了我们了。”

    “山上有什么呢??#20219;?#20204;村子还好么?”

    “山上什么都有,有你想要的一?#23567;1任?#20204;村子好上一万倍。”

    “没有喜?#36947;?#21507;我们的粮食么?”

    “没?#23567;?rdquo;

    年轻人们响起了一阵欢呼。

    “没有野兽来欺?#20309;?#20204;么?”

    “没?#23567;?rdquo;

    年轻人们又响起了一阵欢呼。

    “没有又丑又怪的老猿么?”

    “没?#23567;?rdquo;

    这一?#21361;?#24180;轻人们没有欢呼。他们沉默了一下,问道:

    “洪爷爷,我们上山时,能不能带着老猿。”

    花白胡子们使劲吸了口烟,道:

    “不?#23567;?rdquo;

    他们重重说。

    “野兽就是野兽。”

    “可是它跟兽群已经结了仇,它自己在山下,会?#28784;?#27515;的。”

    “不用怕,我们不在了,它就不用战斗了。它躲得远远的,兽群们就找不到它。”

    年轻人们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不错,村子空了,老猿便不会再战斗。它会安全的。

    他?#21069;?#20840;?#35828;?#26102;候,它也就会安全。

    于是,房屋里只剩下浓浊的烟尘,一口一口吐出,弥漫在每个?#35828;?#21608;围。烟很浓,很呛,但他们想到?#38498;?#30340;生活,都在窃喜。

    只有最小的孩子们,才会在这个时候想起又丑又怪的老猿,想起它像个大玩具,任由他们撕扯着它那坚硬的毛。

    终于,路修好了。

    那是一条蜿蜒的小路,在陡峭的山壁上盘旋着,像是一条蛇。习惯在细而狭中走路的村民们,很?#19981;?#36825;条路。他们整理着包裹,背起家中所有的东西,在花白胡子的率领下,向山路爬去。

    他们爬?#29421;?#39640;山,看到一片从未料想到的美丽世界。

    山上是那么温暖,冰雪被封在山下,山上是四?#25937;?#26149;的美好天气。山上什么都有,不需要劳作就足够他们?#38498;?#29609;乐。他们往下望,冬天的阳光照在他们的村落中,他们忽然发现,这个村落竟是那么丑陋,树是扭曲的,房是矮趴的,道路是混杂的,所有的一切都怪异无比,丢到火里就会烧成一幅幅灰扑?#35828;?#21098;?#21834;?/p>

    他们回头来,看看山上。他们看到了娇艳的花,美丽的树,清澈的泉水,永远吃不尽的山果。他们决定要造出世界上最大的房子,再也不住那种矮趴趴的屋了。他们要像美丽一样生存着,他们与丑陋划开界限。

    这时,野兽又发动了一次攻击。

    它们结成了整齐的队伍,以前所未有的凶?#25512;?#21183;,向小村发起了毁灭性的冲击。

    但村民们却一点都不担心。他们散坐在山头上,带着些看戏的心情,看着野兽像是风一般掠过群山,袭入他们的村落。

    他们不担心。他们凿着刚修好、刚通过的山路。凿坏了这条路,他们就不用再为任何野兽担心。他们将不受任何?#25749;?#22320;生活在山上,想要什么都会立?#20174;滌小?/p>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又出现了。

    它咆哮着,大吼着冲进了兽群,用它那粗壮的爪子将它们攫起,抛出。它像以往一样,用力地为小村奋战着。

    它守护着一座座矮房,一条条狭道,一?#27599;没?#26641;。

    它在猛烈的战斗中,发现了异常。它强健的身子闪过一场颤栗,双目中的凶悍立即熄灭。这场战争仍然是战争,野兽仍然是野兽,老猿仍然是老猿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一面悲啸着,一面疯狂地寻索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穿过一座座空空的房屋,它踏过一只只空败的院子,它使劲地鸣叫着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粗壮的爪子拧断一只只粗壮的脖子,它野蛮的力?#31354;?#26381;一具具野蛮的图腾,它感到?#20999;?#34987;打败与撕碎的就是自己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使劲地鸣叫着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的伤在火辣辣地痛着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感到衰老蔓延过它的身体,一股一股地,无法阻挡。

    它不明?#31069;?#23567;村为何突然荒芜。

    它仰头向天,仍然是阴沉沉的冬日,枯枝镌在天上,就像是一条条烧焦的闪电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喜鹊像是被丢下来一般,在野兽发觉不?#35828;?#35282;落里,啄食着?#24597;?#30340;稻谷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它?#24590;怎?#36292;地战斗着,战斗的勇气慢慢消失。

    它的爪子是那么沉重,沉重到无法挥起。

    它剧烈地鸣叫着,又丑又怪的?#25104;希?#28044;满了泪水。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终于被打倒了,它匍匐在地上,感到像是一千座山压在它上面。

    它的躯体开始?#25169;椋?#20687;是一只被打破的罐子。里面装满的水一下子就倾泻出来,再也无法装回去。

    老猿忽然发出一声欢鸣。

    它终于找到了人。

    人在遥远的山尽头,?#26448;?#22320;看着它。

    老猿奋力伸出手臂,欢鸣着。它终于找到了人。

    但人在?#26448;?#20182;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生恐惊动了兽群。

    老猿的欢鸣声一下一下,回荡在小村里。

    小村破败,荒芜。小村中的一切,都是灰扑?#35828;模?#20002;到火里就会立即被烧成一幅幅孱弱的剪?#21834;?/p>

    老猿终于倒下,兽群欢啸着,掠过它的身躯,攻占了这座小村。

    这座小村中,有它们想要的一?#23567;?/p>

    老猿死了,死在它重新找到?#35828;?#37027;一刻。

    人在沉默着,看着老猿死去。然后,他们缓缓转身,走向能给他们所有美丽的家园。

    年轻人不说话,只是用尚未长出茧子的大手,卷起一只只拙劣的烟卷,衔在口中,用彼此传递的火点上。

    老猿死了。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死了。

    赞助商广告
    甘肃快3开奖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