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當前位置: 主頁 > 短篇作品 >

    老猿

    來源:未知 作者:步非煙 發布時間:2012-04-16  

    這是一個平和的小村,村里有你想要的一切。

    村子在深山里面,沒有路通向外面。村里的人不知道外面有什么樣的世界,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深山中有這樣一個村子。它與世隔絕,它孤獨地存在并延續著。

    這是個不知是什么時代的時代。

    村民們用泥和成坯,生火燒成磚,那是一塊塊灰撲撲的磚,巨大,堅實。村民們用它砌成一座座灰撲撲的房子,矮小,狹窄。房子擠在一塊,道路很狹窄,出了這個門,就必須進入那個門。他們不需要空間,只想所有的人都緊緊擠在一塊。細而狹的道路像是一條條繩子,將矮而沉的房屋綁在一起,弄得村民們想要走出來的時候,都必須躬著腰,駝著背。

    在房子與道路的罅隙間,種滿了樹。都是高大健壯的槐樹,有三年的,有三十年的,有三百年的。村民們在村子里生長了很多年,房子越修越矮,樹越種越高。槐樹用健壯的枝干遮蔽著他們,春天的下半段,夏天,秋天的上半段,站在稍微遠一點處,便看不到村子,只有一大團槐蔭遮蔽的綠叢,在深山中很不起眼。秋天的下半段,冬天,春天的上半段,槐樹的舊葉落盡,新芽還沒長出來,只剩下尖銳而蔓纏的枝條,陰沉沉的天上,枯枝像是一條條燒焦的閃電。村民們都不敢抬頭,躬著腰,縮著背,溜過細狹的路,鉆進矮沉的房,再不出來。

    但他們是仁慈的,他們將稻谷灑在院子里。冬天的喜鵲就像是被丟下一般,搶奪著這僅有的食物。這時候,它們嘰嘰喳喳地叫著,小村里充滿了歡喜的氛圍。他們也嘰嘰喳喳地叫著,感受著自己的仁慈。他們從深山中獲得遮蔽,食物,然后又用這種方式,回饋深山。

    但是野獸不答應。它們在村的入口處整夜整夜地咆哮,想要沖進村子里。村里有它們想要的一切,安適的不受風吹的窩,鮮紅的肉。它們呲著xinxin 的牙,裂著兇暴的嘴,在村口轉悠,伺機發動著進攻。

    村民們驚慌失措。幾千年來,他們都是這樣平和地過著,從來沒有任何危險,從來不需任何擔心。他們驚慌失措,不知道該怎么對付這場戰爭。

    終于有一天,野獸在虎豹的帶領下,發動了猛攻。

    村民們哀叫著,躲在了矮而沉的房屋里。他們慌亂而急迫地在細而狹的道路上竄跑著,跑進矮而沉的房屋里,在野獸的咆哮下不知所以。

    野獸們迅速攻占了這座平和的小村,它們在其中搜尋著它們想要的一切。安適的不受風吹日曬的窩,鮮紅的肉。它們用悲嗥聲宣示著自己的興奮,在街道之間咆哮著亂竄。

    這時,出現了一只老猿。

    一只又丑又怪的老猿。它的身材是多么高大,比最兇惡的虎豹還要壯健。它拿起巨大的石塊,猛烈地攻擊著野獸們,一下子就將它們打了個落花流水。野獸們組織起來,想要展開反擊,但老猿的力氣太大,將它們每個都痛揍了一頓。虎豹哀鳴著,率領手下們夾著尾巴逃跑了。

    老猿靜靜地站在村中間,接受著村民們的祝賀。

    他們好高興啊,他們的家園保住了,他們依舊可以平和地生活在村子中,春天耕種,秋天收獲,冬天拿出吃剩的一點點來,喂給天上丟下來的喜鵲。

    一定是上天感動于他們的仁慈,才派了老猿來幫助他們吧。他們感動地將最好的東西奉獻出來,祭祀在老猿面前。

    一塊臘肉,一缽米飯。

    但這只老猿是多么的丑、多么的怪啊,他們畏懼地看著它,心中滿懷恐懼。

    是它救了他們么?

    孩子們緊緊偎依在母親的懷抱中,死死藏住眼睛,不敢去看老猿。這一刻,他們忽然感受到了最最大的恐懼。

    如果這只老猿才是真正的入侵者呢?

    他們將會被撕得粉碎啊,沒有一片是完整的。

    老猿低下頭,嗅了嗅臘肉與米飯。他咧開嘴,笑了起來。

    那是個又丑又怪的笑容,充滿了邪惡的力量,像是它高高鼓起的肌肉。老猿蹦蹦跳跳地跑出了村子,消失在山林深處。

    村民們大大松了口氣。

    但是野獸們并不甘心,它們三番五次地發起了攻擊。

    每次,老猿都會出現,幫村民打跑野獸。它身上的傷越來越多,但它并不在乎。它是強壯的老猿,多少傷都打不垮它。

    村民們漸漸習慣了它的又丑又怪,孩子們也敢站在它面前,用手撕扯它身上堅硬的毛。每當這時,老猿總是咧開大嘴,嘻嘻地笑著,又蹦又跳地消失在山林深處。

    村民們望著它的背影,臉色總是那么復雜。

    它是一只又丑又怪的老猿。他們從來沒見過它,也從來沒施與過它恩惠。它就這樣跑過來,打跑他們的敵人,然后跑回去,連最珍貴的臘肉米飯都不吃一口。

    夜,燈火在僵持著。

    在村子最矮小低仄的房屋里,一場會議正在召開。

    “那條路開辟得怎樣了?”

    “還正在開著呢。”

    “我問你到底怎樣了?”

    “是,還正在開著呢。”

    “還有多少天能開完?”

    “大概還有半個月吧。”

    “半個月,要抓緊呢。我們要趕在野獸發動下一波攻擊前,逃離這里。”

    “是,會抓緊的。”

    花白胡子們都沉默了,靜默地吸起煙來。

    年輕人們忍不住問道:

    “洪爺爺,路開通了,我們就得救了么?”

    花白胡子們使勁吸了口煙。

    “是的。路開通了,我們就得救了。”

    “我們會跑到哪里去呢?”

    “我們會通過這條路,爬到村子背后的山上去。那些野獸爬不上去,就再也傷不了我們了。”

    “山上有什么呢?比我們村子還好么?”

    “山上什么都有,有你想要的一切。比我們村子好上一萬倍。”

    “沒有喜鵲來吃我們的糧食么?”

    “沒有。”

    年輕人們響起了一陣歡呼。

    “沒有野獸來欺負我們么?”

    “沒有。”

    年輕人們又響起了一陣歡呼。

    “沒有又丑又怪的老猿么?”

    “沒有。”

    這一次,年輕人們沒有歡呼。他們沉默了一下,問道:

    “洪爺爺,我們上山時,能不能帶著老猿。”

    花白胡子們使勁吸了口煙,道:

    “不行。”

    他們重重說。

    “野獸就是野獸。”

    “可是它跟獸群已經結了仇,它自己在山下,會被咬死的。”

    “不用怕,我們不在了,它就不用戰斗了。它躲得遠遠的,獸群們就找不到它。”

    年輕人們點了點頭。

    不錯,村子空了,老猿便不會再戰斗。它會安全的。

    他們安全了的時候,它也就會安全。

    于是,房屋里只剩下濃濁的煙塵,一口一口吐出,彌漫在每個人的周圍。煙很濃,很嗆,但他們想到以后的生活,都在竊喜。

    只有最小的孩子們,才會在這個時候想起又丑又怪的老猿,想起它像個大玩具,任由他們撕扯著它那堅硬的毛。

    終于,路修好了。

    那是一條蜿蜒的小路,在陡峭的山壁上盤旋著,像是一條蛇。習慣在細而狹中走路的村民們,很喜歡這條路。他們整理著包裹,背起家中所有的東西,在花白胡子的率領下,向山路爬去。

    他們爬上了高山,看到一片從未料想到的美麗世界。

    山上是那么溫暖,冰雪被封在山下,山上是四季如春的美好天氣。山上什么都有,不需要勞作就足夠他們吃喝玩樂。他們往下望,冬天的陽光照在他們的村落中,他們忽然發現,這個村落竟是那么丑陋,樹是扭曲的,房是矮趴的,道路是混雜的,所有的一切都怪異無比,丟到火里就會燒成一幅幅灰撲撲的剪影。

    他們回頭來,看看山上。他們看到了嬌艷的花,美麗的樹,清澈的泉水,永遠吃不盡的山果。他們決定要造出世界上最大的房子,再也不住那種矮趴趴的屋了。他們要像美麗一樣生存著,他們與丑陋劃開界限。

    這時,野獸又發動了一次攻擊。

    它們結成了整齊的隊伍,以前所未有的兇猛氣勢,向小村發起了毀滅性的沖擊。

    但村民們卻一點都不擔心。他們散坐在山頭上,帶著些看戲的心情,看著野獸像是風一般掠過群山,襲入他們的村落。

    他們不擔心。他們鑿著剛修好、剛通過的山路。鑿壞了這條路,他們就不用再為任何野獸擔心。他們將不受任何傷害地生活在山上,想要什么都會立即擁有。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又出現了。

    它咆哮著,大吼著沖進了獸群,用它那粗壯的爪子將它們攫起,拋出。它像以往一樣,用力地為小村奮戰著。

    它守護著一座座矮房,一條條狹道,一棵棵灰樹。

    它在猛烈的戰斗中,發現了異常。它強健的身子閃過一場顫栗,雙目中的兇悍立即熄滅。這場戰爭仍然是戰爭,野獸仍然是野獸,老猿仍然是老猿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一面悲嘯著,一面瘋狂地尋索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穿過一座座空空的房屋,它踏過一只只空敗的院子,它使勁地鳴叫著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,它粗壯的爪子擰斷一只只粗壯的脖子,它野蠻的力量征服一具具野蠻的圖騰,它感到那些被打敗與撕碎的就是自己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使勁地鳴叫著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的傷在火辣辣地痛著。

    它找不到人啦,它感到衰老蔓延過它的身體,一股一股地,無法阻擋。

    它不明白,小村為何突然荒蕪。

    它仰頭向天,仍然是陰沉沉的冬日,枯枝鐫在天上,就像是一條條燒焦的閃電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喜鵲像是被丟下來一般,在野獸發覺不了的角落里,啄食著遺漏的稻谷。

    但是它找不到人啦。

    它踉踉蹌蹌地戰斗著,戰斗的勇氣慢慢消失。

    它的爪子是那么沉重,沉重到無法揮起。

    它劇烈地鳴叫著,又丑又怪的臉上,涌滿了淚水。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終于被打倒了,它匍匐在地上,感到像是一千座山壓在它上面。

    它的軀體開始破碎,像是一只被打破的罐子。里面裝滿的水一下子就傾瀉出來,再也無法裝回去。

    老猿忽然發出一聲歡鳴。

    它終于找到了人。

    人在遙遠的山盡頭,靜默地看著它。

    老猿奮力伸出手臂,歡鳴著。它終于找到了人。

    但人在靜默,他們不敢發出任何聲音,生恐驚動了獸群。

    老猿的歡鳴聲一下一下,回蕩在小村里。

    小村破敗,荒蕪。小村中的一切,都是灰撲撲的,丟到火里就會立即被燒成一幅幅孱弱的剪影。

    老猿終于倒下,獸群歡嘯著,掠過它的身軀,攻占了這座小村。

    這座小村中,有它們想要的一切。

    老猿死了,死在它重新找到人的那一刻。

    人在沉默著,看著老猿死去。然后,他們緩緩轉身,走向能給他們所有美麗的家園。

    年輕人不說話,只是用尚未長出繭子的大手,卷起一只只拙劣的煙卷,銜在口中,用彼此傳遞的火點上。

    老猿死了。

    又丑又怪的老猿死了。

    贊助商廣告
    甘肃快3开奖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时时缩水app苹果 辽宁11选5预测专家 pk10在线计划网址 全民欢乐捕鱼礼包兑换码 河北时时结果 排列5今晚开奖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天津时时号码记录 彩票35选七这期的开奖号码 七星彩19075期预测规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