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短篇作品 >

    鬼族的公主(英雄无敌3同人)

    来源:未知 作者:步非烟 发布时间:2012-04-16  

    我叫艾莎。

    诞生之日起,我就知道自己是一个公主,拥有永恒的生命和一座幽冷的城堡。

    我的城堡终年笼罩着一片暗黑的迷云。远方的山和树在月光下发出冷冷的幽光,低矮的蘑菇就在潮湿墓地边潜兹暗长,枯藤?#24189;?#22303;里伸出来,像一只只朽烂了的手臂,亘古不变的伸向夜空,有时候还会被满月镀上一层银白色的清霜,宛如一群古老而鲜活的塑像。

    我?#19981;?#25105;的城堡,?#19981;?#35302;摸吸血鬼幽宅中透出的淡黄灯火,?#19981;?#20542;听铁匠铺日夜不停的叮咚声,?#19981;?#36965;望招魂塔神秘的绯红光泽,?#19981;?#20463;视船坞里宛如墨蓝宝石一般氤氲流动的忘川。

    我更?#19981;?#25105;的伙伴,那些辛勤巡逻的骷髅兵、?#32617;?#33258;由飞舞的幽灵,还有高贵漫步着的亡灵骑士。我?#28508;?#20154;类更加勤劳而勇?#36965;?#27704;不休息,也不迷恋享乐,争夺财宝。我?#21069;?#23425;的永生在地下冰冷的世界里,年复一年。

    我?#19981;?#36825;些无穷无尽的岁月,以至很多年以后,当我带着自己的军队在大陆上流浪时,我总忍不住在路过的鬼城里稍作停留,攀上那些陡峭的岩石,在呼啸的夜风中回忆我永恒而美丽的童年。

    直到有一天,父亲对我说,我应?#32654;?#24320;家园去四处游历。他说我们亡灵族有一件可以征服天下的秘宝,却不慎在远古的战争中被拆散,失落了其中的两部分。历届的鬼族国王都希望它能在自己手中重新组?#24076;?#22312;埃拉西亚大陆上创造一个永恒世界。而我是他唯一的女儿,寻找秘宝的历练就是我成为下一任国王的最后考验。

    对那时候的我来说,“征服天下”只是一个毫无意义的?#39318;椋?#25105;重未见过敌人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把我们当作敌人。但是父亲要我把这个?#39318;?#21464;成信念。

    从此,我就有了一个信念——寻找失落的秘宝,然后征服天下。

    我带着一队骷髅兵和父亲递过的一件红色的披风,转身出发了。清泠的月光在我身后铺成一条无穷无尽的路,无数幽暗的?#30333;?#24551;伤的飘荡在路的两边,宛如下了一天墨色的雪花,我知道那是目送?#19968;?#32531;离开的幽灵们,离开这片永不消散的黑暗天幕。

    当我看到阳光的时候,四周的一切陡然变得陌生,草和树的颜色变得无比鲜亮,在凌厉的光线下十分刺眼。一些小动物在树间劳碌的奔跑着,我不知道他们为了什么来去匆?#36965;?#25110;许,它们的生命和我不同,他们没有永恒的岁月,因而不得不为今?#21171;?#26469;奔波。

    我微笑着从他们身?#28304;?#36807;,去井边?#20154;?#21435;魔法塔?#35789;椋?#21435;真理花园静坐,外面的一切对我来说终归是新奇而有趣的。只是附近的先知们?#24049;?#39640;傲,他们要的宝物和英雄都是我未曾听说的,只有一个灰袍先知和蔼的拍了拍我的肩,对我说:“孩子,你会拥有永生的美丽。”我一点都不怀疑这点,因为我是个公主。我以为无论在那里,人们都会如爱惜自己的亲人一样爱惜我的一?#23567;?/p>

    直到一次我在大图书馆门口碰了钉子,我才知道,我原来在外面的世界里不过是个无名小卒,一无实力,二无名气。

    我平生第一次感到灰心,坐在图书馆后的草丛中无所事事。这时我看到一个年轻的人类骑士从图书馆里出来,策马从我的视线中疾驰而过,我?#25317;?#19978;爬起来,很想问问他要到哪里去,最后还是不敢开口。

    图书馆守门人也许是同情我,告诉我我最好去附近的斗士学院学?#25226;埃?#28982;后去杀死一些小生物,多些经验再过来。我?#24187;?#30333;图书和杀死小动物有什么关系,但是?#19968;?#26159;决定去学校一趟。

    学校的人看我第一眼就皱起了眉头,幸而父亲及时的给?#19968;?#19978;一大笔学费,我总算顺利入学。训练很枯燥,魔法,击剑,战阵术,弹道术,似乎有无尽的课程和考试。虽然我生来是死亡骑士,但是我却偏爱魔法课程。我?#19981;?#22312;密室中慢慢翻看落满?#23601;?#30340;卷轴,嗅着空气中陈腐而焦灼的气息,这让我想起遥远的家乡。

    老师和同学们大多是来自塔城的术士,他们自成一派,挟着魔法书来去如风,却没有人?#25954;?#21516;我说?#22467;?#19981;过?#36824;?#31995;,我自己也不?#19981;?#35828;话。

    漫长的学期里,我唯一的乐趣就是看毕业班同学们在斗兽场上英勇的表演。他们胜利时,?#19968;?#22823;声喝采直到声嘶力竭,他们失败时,我的心会变得很沉,这是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    终于轮到我上场的那天了,当我终于战战兢兢的站在广场中央时,四周突然爆出一阵大笑。我呆呆的抬着头,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,怯懦的向大家行了个礼,四周的笑声顿时更大更刺耳,恍惚?#26657;?#25105;看到半圆形的观众席上,无数人抱着?#20146;?#20316;出生病时痛苦的表情,还有一些用力向我扔石头。

    我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,一?#26041;?#33394;的雄狮向我冲了过来。我笨拙的挥舞着一条昨天刚从黑市中买来的狼牙棒,尽力护住自己的身体,那一?#24067;洌?#20284;乎所有学过的魔法和战术都被封印在了记忆里,我只感到狮子锋利的爪牙在我瘦?#36731;?#23755;的身体上划出一道道口子,我的骨?#34013;家?#25240;断了。

    我摔倒了,一阵?#22303;?#30340;?#20219;?#24403;头而来,我用力将手臂向上一刺!雄狮的狂吼,我自己的惊叫?#23478;?#27169;糊成一片,只有惊天动地的大笑如此清晰。一股温热的血顺着我的手腕涌来,我一阵晕眩。

    不知过了多久,?#19968;?#22797;了直觉,四周寂静如死,听不到一句采声。看客们或一脸兴趣索然,或是冰冷的讥笑。

    一个管理人员走过来,随手塞给了我一枚勋章,然后招呼下一个人?#27684; ?/p>

    我撑着地上的血泊,缓缓爬起来,将撕破的披风裹在自己身上,向四周行礼,而后走了出去。胸口宛如被人重击了一样气闷、难受。

    我知道这种感觉就是伤心,可是我很久以前就应该没有心了。

    我带来的骷髅兵默默将我扶下。身后远远传来雷鸣般的掌声,我知道那是为下一位英雄而发的。他们看不见我一个人剧烈而无声无息的张合着干枯的双唇。

    我就这样毕业了,?#24189;?#20197;后,我再也不?#25954;?#21435;人多的地方,也不?#25954;?#21644;别的英雄交往,在路上看见他们也远远躲开。

    一次,就在?#24794;?#30340;途?#26657;?#25105;撞上了一群守护着宝石矿的狼人。?#19968;?#27809;有来得及道歉他们已经凶狠的向我冲过来了。我想说我是一个公主,我不需要任何的矿藏。可是一切都没用了,他?#28508;?#25105;的速度更快,我只有出手了。

    我看着自己的士兵倒下,也看着自己的魔法神箭在他们头上炸?#30505;?#25105;的心中又一?#25105;?#38544;作痛,最后我胜利了。

    我犹豫了片刻要不要把自己的旗帜留在那堆宝石上。后来?#19968;?#26159;那么作了,我用自己的方式把死亡的狼人变成了骷髅,让他们继续驻守在矿藏上,我想,这就是我的道歉,他们应该不再继续憎恨着我,因为毕竟是我,让他们永远如?#25954;?#20607;。

    ?#24189;?#20197;后我看到有人驻守的矿藏,就远远绕开,这样我始终没能去到很远的地方,手下的士兵?#27493;?#28176;减少,我不得不去招募一些廉价的新人。

    一次我在一间农舍窗口看到?#35828;?#40644;的灯光,我想起了幽宅中那些和气好客的吸血鬼。

    我微笑着要请那些农民加入的时候,却看到了他们恐惧而仇恨的眼神,我不安的退了出来。这时我听到后边有人小声的说:“天啊,那个女人多么丑陋啊!”

   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,有人说我丑陋。

    从此,我开始不?#19981;?#22806;边的世界,可是我知道?#19968;?#19981;能回家。

    在一间魔法学院门口,我又遇到了那个在图书馆见到的人类骑士。?#19968;?#27809;来得及放下手中的魔法书,他坐下白马一声矫健的?#24187;?#24050;经到了眼前。

    那时我已经知道,人类是我们的敌人,他也不例外。

    他看了我一眼,从身后抽出了长剑。明亮的战?#20303;?#38160;利的长剑在阳光下发出死亡的光泽。只要他走过来轻轻一挥手,我的身体就会裂为朽骨。

    然而他没有看见,我们之间的草地下隔着一条深深的地缝,那是人类所无法跨越的。唯有这样,我们两才有?#35828;?#19968;次?#27684;?#22825;涯的谈话的机会。他收回了剑,对我说:“鬼族的人到这里来很危险的,尤其是你。回家去吧。下一次就没这么?#20197;?#20102;。”

    我静静的回答:“我不走,?#19968;?#35201;找到我族的秘宝,征服天下。”

    我知道他一定会笑,然而我更知道他的笑和别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,哪怕只是十分之一。于是我也对他笑了笑。

    他把一卷魔法卷轴从裂缝的那边抛了过来:“拿着,征服天下的鬼族公主,这是我给你的礼物。”

    卷轴上记载着流星火雨,一种很高深的魔法。

    ?#24189;?#22825;之后,我每每坐在空旷的夜空下,一扬手,绯红的星辰宛如起自我空荡荡的袖底,一如招魂塔上散开的满天彤霞。我宁愿我的法力就这样消耗在旷?#22467;?#20063;不让这些美丽烟花绽放于血腥的?#21280; ?/p>

    那天,我目送着最后一朵烟花被荒原的夜风吹散成丝丝缕缕,一个绿色旗帜的英雄?#37027;謀平?#20102;我。我想要逃走,却已经晚了。人类整饬的大军气势汹汹直逼眼前,我退无可退。他大旗一挥,无数神箭手挽弓搭箭,耀眼的光芒让我久谙黑夜的眼睛一阵刺痛。

    这时,另一个英雄冲出来阻止了他。我惊讶的发现,他正是赠给我卷轴的骑士。

    后来我知道,他叫罗德哈特,学成后效力于绿色的领主,而那位中年人,正是他的父?#20303;?/p>

    他对父亲说,我是他一位鬼族的朋?#30505;?#24182;邀请我去他的城堡稍作休息。我正好?#23755;?#20102;流浪于是欣然前往。到了才发现,他家已经四面张灯结彩。

    他父亲告?#21658;?#20170;天晚上本城的公主会驾临,晚宴已经备好,银器都被仆人擦的发亮,连女仆都穿上了节日的盛?#21834;?/p>

    罗德也很高兴公主的到来,欣然听从父亲的?#22467;?#36827;屋换了一套新衣。父?#33258;?#19981;绝口,罗德却望着我,似在征求我的意见。其实,我觉得他的样子有些滑稽,我从未觉得罗德好看过,?#19981;?#21644;他在一起只是因为他对我的笑容里有那一点点别人不曾有的东西。

    人类是一种奇怪的种族,他们总爱用斑驳陆离的它物来掩盖自己本来的身体。但我知道这是他们的自由。正如我是鬼族的公主,却偏偏希望有一天能和眼前的这个人类一起,浪迹天涯。

    我真心的点?#35828;?#22836;。

    罗德比我更高兴,我知道他高兴的是能用美的一切来迎接公主了,如果是他来到我的王国,我?#19981;?#36825;样,将鬼城中那最美丽的月光留下来,给罗德。

    这是,罗德的父亲看着我,神色有些为?#30505;?#20182;低声?#26376;?#24503;说:“公主来的时候,不如让这位鬼族的朋友去楼上休息,反正她也用不着吃什么。”

    我装作没有听见他们的?#22467;?#32599;德抬起头看了看我,爽然一笑:“她不会介意的,艾莎是个很好的人。”

    我微笑着点?#35828;?#22836;,扶着光滑的扶梯,缓步走上了阁楼。他不?#25954;?#35753;公主看见我,这不过是人类自己虚荣,我当然不会介意。

    我静静的坐在木桌旁,并不感到饥饿,听着外面隐隐约约的歌舞声,还有公主和罗德开心的大笑,不知道等了多久。

    以前我认为,时光对我是没有意义的,但我第一次知道,原来它们也可?#26376;?#30340;让人心痛。

    直到外边宾客散去,我不知不觉的走了出来,却正?#38376;?#35265;了公主和罗德。她穿着五颜六色的布镶嵌成的裙子,耀眼的金发盘的很高。然而,从罗德的眼神?#26657;?#25105;知道公主是美丽的。

    公主止住了笑,淡淡的?#20107;?#24503;:“这是什么人?”

    罗德笑了笑:“朋?#30505;?#39740;族的朋友。”

    公主抬高了声音:“鬼族?”

    当她把目光转向我时,我镇?#19981;?#31572;道:“是的,鬼族的公主。”

    那个公主愣了?#21486;?#31361;然笑出声来:“她说她也是一个公主?”

    罗德顿时涨红了脸,他拉着公主离开了。公主的笑声把大厅的空气震得微微颤动,我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,我真的是一个公主。

    公主并不常来,所以?#19968;?#26159;有很多的时间和罗德在一起。罗德总说我是一个有志气的女孩,只因为我是那么坚定的相信自己一定能征服天下。而他的心愿却是找到传说中的云中城,找到那里的天使。

    原来他们的城中是可以修建云中城的,几百年前,这片土地遭受了邪恶的诅咒,天使再也不肯眷顾这里的人民。他笑笑说,为这里重建云中城是他父亲的心愿,而他自己,只是想亲眼看?#21019;?#35828;中最美丽的生灵。

    于是我问他,最美丽的天使是什么样的,他说不知道,也许像蝴蝶一样美丽。他指着前方的一片花丛,一只蝴蝶正在一朵百合上轻轻舞蹈,深蓝色的双翼在花蕊间落下斑驳的倒?#22467;?#25105;心中默默的想,原来他认为的美丽和我的真的不同。

    终于有一天,我们不告而别,结伴离开了罗德的城堡,去寻找遥远的云中之城,去寻找诸神留与世间的美丽化身。

    我们一起穿越山脉,河流,峡谷,草原,鲜花和芳草在我们的马蹄上印下痕迹,朝?#24049;?#33853;日在我们的征衣上绣满?#32495;尽?#37027;些从我们眼中一纵?#35789;?#30340;芸芸众生 ——精灵,元素,野兽,龙,人类,千形百态,如恒?#30001;?#25968;。罗德经常在日落的时候紧皱眉头,遥望远方,这时我总在心中默默的问:罗德,到底哪一种才是你想要的美丽呢?

    每天晚上,罗德会在马尾上打结,以计算过去的时光。我渐渐的也习惯了跟他一起计算日出日落。我数到马尾上一共有三百六十五个结,我知道,按照人类的标?#36857;?#25105;和罗德已经在一起渡过了一年。

    罗德在打第三百六十六个结的时刻表情十分忧郁,我知道他开始想念自己的家园,想念他的父亲和金发的公主。一年对于我来说毫无意义,但是对于罗德来说,这是他生命的七十或八十分之一。我至今仍非常感激罗德用他生命中这七十分之一的时光来陪伴我,陪伴一个永生的鬼族。

    在云环雾绕的雪山下,我们终于发现了一座云中之城。

    雪白的天梯直插云霄,望不到尽头,半?#32617;?#37329;色的城门光芒?#28872;?#24038;右天蓝色的战旗绘满星?#21073;?#22312;阳光下招展,宛如天孙裁下的一段星?#21360;?/p>

    罗德的手有些颤?#21486;?#25105;替他推开了那扇写满古代文字的黄金之门。

    雪白的剑光如匹练一般从头顶劈下,?#19968;?#26469;不及思考,三只天使长已挥动着雪白的羽翼,将我围在中央。羽翼激卷的旋风将我吹倒在地,我抬头仰望着甲胄煌然的天使长,他们是如此的威武,英俊,雄?#22330;?#25105;在满天的剑光中竟然微笑了,因为我相信,他们守护的天使一定能美得让我惊?#23613;?/p>

    罗德大叫一声,手下的骑兵冲了过来,想要救我。天使长互视片刻,其中两个飞上前去抵住罗德的骑兵,另外一个反手一剑,劈在?#19968;?#22312;痴痴仰望的脸上。

    那一剑从头顶一直到下颚,留下了沟壑一般,深不见底的裂痕。虽?#24187;?#26377;鲜血流出来,我仍然真切的感到一种被抽空的剧痛。

    我隐约听到罗德大叫:“艾莎!”一道霹雳?#24651;?#21521;?#25104;?#25105;的天使长飞去。天使长扬手一挥,?#24651;?#34987;拢为一些尘芥,然而他手腕上也滴出浓浓的鲜血。

    天使长冷冷的看着我,看我固执的撑着地上的血泊,?#28010;雷?#20303;他的手腕,一手用撕破的披风裹住自己瘦弱的身体。

    他眉头一皱,猛地抽剑,我感到脸上一阵细碎的裂响,和重生重死般的痛苦,然而这只能让我抓得更紧。

    我脸上的剑芒迟疑了一下,因为剑?#24184;?#34987;我骨骼的裂缝紧紧锁住,于是我和罗德有了最后的出?#21482;?#20250;。另外两个天使长已经和罗德的骑兵同归于尽了,现在我们差的只是这最后一击。

    然而以我们现在的实力,似乎只有逃跑才能保住性命,只要稍微犹豫,天使长就会抽出长剑将我俩都劈为碎屑。

    我刚想回头去看罗德,?#32617;?#20256;来一阵炽热,万点红光落雨一般向我飞来。

    这是我第一次在白昼看见那些烟花。

    阳光的辉映下它们显得有些?#22253;兹?#24369;,宛如久病的公主,却仍然高贵而美丽。我笑了,原来罗德在最后一刻选择了他的信念,而不是我。

    我全身燃烧起来,烧灼的痛苦奇异的温暖着我冰凉的肌肤。我第一次有了死亡的感觉。我微笑着抓着天使长的手臂,?#21364;?#30528;这些烟花将我的肉体和他一起化为焦骨。天使长看着我的眼神,流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他不会明白罗德为什么会对我出手,更?#24187;?#30333;我为什么不怨恨罗德,为什么宁愿在他的流星火雨中倒下,也不?#25954;?#20174;我们苦苦寻觅的云中城逃跑——毕竟那三百六十多天的岁月对我不过是永恒生命中的沧海一粟,却是罗德整个生命的七十分之一。

    我明白,人类?#38750;?#30340;永生是实现伟大的信念,于是我是如此情愿,用自己的永生换取罗德的不朽。

    满天的烟花?#26657;?#25105;的肉体变得无比的轻,终于宛如一片枯朽的树?#21486;?#39128;落地上。

    罗德跑过来抱住我,不停呼喊我的名字。?#21483;?#20912;凉的液体落到我的身上,顿时被蒸发得无影无踪。

    第一次有人如此认真的谛视我的面容,包括罗德。而我现在只是一具焦黑的朽骨。我微笑了,从空荡荡的胸腔中吐出最后一口陈腐之气:“送?#19968;?#23478;。”

    罗德带着一只天使和我的尸体又开始了漫漫?#29467;尽?/p>

    其实我没有死,我只是不能说,不能动,长久的躺在棺木?#23567;?#20294;是我仍然能感到周围的一?#26657;?#24863;到罗德看到天使时的失望。

    天使一身白色的长袍,褐色长发披在双肩。他挥舞着健壮的翅膀说:“天使的确是世间最美丽的生灵之一,但不是你寻找的那种,因为我们没有性别。你要的美丽在遥远的大海上,那些礁石上不停唱歌的人鱼。她们有着金色的秀发和大海一样幽蓝的眸子。”

    于是我们又来到了大海。这里有无尽腥咸的海风和?#30701;彀自疲?#36824;有漂浮在海上废船的残骸。

    罗德开始每天在桅杆上刻下痕迹。当那些痕迹排列得和他的肩头一样高时,我知道,又是一年过去了。

    在一个宁静的月夜,我们终于听到了美人鱼的歌声。

    歌声在海风中远远传来,宛如月光?#20040;?#30528;大海的琴键。人鱼披散着垂地的金发,?#38472;?#30340;尾鳍在洁白的礁石上轻轻拍打。她眼中的蓝色只要化开一?#21361;?#23601;是整个大海。

    远近的船只都停伫在人鱼的周围,船?#32617;?#20256;来无尽的赞叹:

    “和天使一样美丽。”

    “和公主一样美丽。”

    “和仙女一样美丽。”

    罗德默默的注视着她,他没有停船,更没有上前祈求人鱼的祝福,他只是注视着她,?#26410;?#21482;从礁石旁缓缓?#36824;?/p>

    天使站在我的棺木旁,叹息道:“罗德,你到底要寻?#20197;?#26679;的美丽呢?……大陆的东面,太阳升起的地方,有一座传说中的元素之城,据说里边的小精灵是天下最美丽的生灵。”

    罗?#32533;?#24811;的摇摇头,他看了我的尸体一眼:“算了,我?#20154;?#33406;莎回家。”

    罗德抱着我焦朽的骨骼,站在鬼城城墙下。

    我呼吸着这熟习的冰凉气息,周围乌云密布,没有一点亮光,阴风苦雨哭号一般?#22303;?#30340;撕扯着罗德的头发,他将我抱得更紧了一些。我感受着他温暖的身体,默默想,和罗德一起回家是我一直的心愿。

    城头上鬼影攒动。骷髅,幽灵,吸血鬼和暗黑骑士们整装待命,只要我父亲一挥手,罗德就会被无数愤怒的阴灵分噬殆尽。

    父亲只是下令放下吊桥。

    他缓缓上前,从罗德手中接过了我,摘下肩上夜幕一般的斗篷,将我裹住。一?#24067;?#20037;违的倦意涌上心头,我突?#24187;?#30333;,原来只有在这样的夜色下,我才能真正的安眠。

    鬼城的大门在我们身后轰?#36824;?#38381;,将罗德永远隔在门外。风雨散去,美丽的月光此刻才从云?#25163;?#36879;出一?#21486;?#38548;着斗篷抚摸我?#33125;?#30340;躯壳。

    鬼族是不会死的。我被父亲放入化骨池?#26657;?#22312;剧痛中重生。

    浓黑的池水散发着腐败的气息,一些生物的遗骸浮在池边,我犹豫了片刻,仍然跳了下去,刺骨之痛潮水一般将我整个裹住,我觉得自己将沉向一个不可知处,一如重堕?#21482;兀?#24439;徨于生死。我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的那?#27966;?#27531;的羊皮卷轴,手指最后一次留?#30340;?#29087;悉的柔软。然后,它将和我胸口?#20889;?#30340;筋肉一起化为虚无,也可以说是融为一体,再无区别。

    这时,我?#27698;?#32599;德。不知他此刻是在通往东方的路上,继续寻?#20197;?#32032;族那美丽的仙子;还是已回到自己的城堡,和美丽的公主一起幸福生活。我突然?#27698;?#19968;切一切的生灵,当剥去那形形色色的外壳后,都只是一句朽骨,但是我已经没办法把这句话告?#21658;?#20102;。何况,就算他能听到,我也不忍说。

    我从化骨池中坐起时,已彻底的摆脱了血肉之身的牵绊,手足上?#28872;?#30528;森然磷光,和万千骷髅毫无差别。而我重生后的第一件?#36335;?#23601;是足以征服天下的鬼王斗篷。

    父?#33258;?#25105;流浪的日?#27704;?#20026;我找到了这件秘宝,然而我却始终不能领悟亡灵术最终的奥义。我站在骷髅堆上,无休止的制造着骷髅,行尸和幽灵,传说中高贵的亡灵巫师始终不?#40092;?#25105;的召唤而来。我的心?#26657;?#23451;如被一蓬白日下的烟花灼烧着,痛苦也来得空空荡荡,毫无着落。

    大家经常看见我呆坐尸堆上,往衣带上打一个又一个的结。

    我姐姐维德尼?#26085;?#21040;我,说:“艾莎,你应该出去走走。”

    姐姐是一个爱好阳光的人。人们私下传说她本是一个术士,后来爱上了巫师山德?#24120;?#25165;放弃了青春与人类的?#28866;玻?#20174;遥远的塔城赶到这里,作了一名巫师。但她自己却不肯?#33125;稀?ldquo;亡灵巫师是不能有自己的情感的。”她经常反复对别人解释着这一句同样的话。

    为了参悟亡灵术的秘密,我和姐姐再一次离开了家园。

    姐姐知道我是为了寻找什么。但她小心翼翼的?#24794;?#30528;这个话题,只带着我,走过了一个个人类的城堡。

    时间和希望一点点在我的流浪中逝去,但我单纯而执着的相信,总有一天能遇到他。

    那一天,时光宛如逆转了五个岁月,在大图书馆门口,我又见到了那个翻阅魔法书的人类骑士。

    只是,公主就在他身边。

    他们身后跟着人族的大军,甲胄鲜明的站在草地上。姐姐拉着我我躲在草丛?#26657;?#22905;凝望着那两个意气风发的人类,说:“看,那位骑士和公主多么美丽啊!”我笑笑,不再答?#22467;?#25105;知道姐姐一定想起了在塔城的日子。姐姐也有属于自己的童年。

    我正要躲开,姐姐说:“艾莎,为什么不问问他们,说不定能有他的消息?”

    我笑了笑,轻轻道:“他们不知道的。”

    姐姐还要说什么,一道白光陡地架到她的脖子上。往上看去,我又看见了公主那头耀眼的金发。她高傲的从马上俯视着我们,却已经不?#40092;?#25105;了。

    “想不到圣地上?#19981;?#36935;到鬼族,你们为什?#35789;?#32780;来?”

    姐姐道:“我们是为了找一个人。”

    罗德策马过来,目光冷冷的往我们身上一扫,我下意识低下了头。我听到他对公主说:“公主,算了,她们根本没带什么兵,不像有恶意。”

    突然听到他的声音,那种在身上盘横了一年的灼热感渐渐冷却。我不自觉的摸了摸胸口,那和卷轴一起融化的地方却更痛?#32654;?#23475;。

    公主冷哼了一声:“鬼族的人会没有恶意?罗德,你别忘了,我们天生是正义的种族,是鬼族的敌人。”

    罗德道:“是,但是这两个人现在手无寸铁。”

    公主哼了一声:“手无寸铁,如果你不肯杀手无寸铁的人,那你三十极的骑士是怎么来的?”

    罗德默然,没有回答。

    公主一扬手,两道寒冰环向我们头上袭来。冰箭碎裂在我们身上,成了一地泥泞。姐?#24794;?#30528;头,用力将我掩在身下,我感到刺骨的寒冷浸透了我夜幕一般的斗篷。

    公主冷笑着?#26376;?#24503;道:“只因为你心中所?#19981;?#30340;艾莎也是鬼族的吧!”

    罗德的肩在夜色中似乎微颤了一下。颤得我那久已死亡的躯体每一寸都带着复苏般的剧痛。我笑着看着罗德,他却转过头不去看我。

    姐姐张口?#25214;?#20986;声,我猛地拖住了她的手腕。

    公主冷冷道:“我真想看看那位让我们的骑士堕落如斯的美人,鬼族的美人。不过,也有另一种说法,艾莎就是那个在你家自称公主的怪物。呵?#29301;?#20063;许鬼族的美丽,我们人类都看不懂?”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话很好笑,于是吃吃的笑个不停,似乎连气都喘不?#20384;?#20102;。

    罗德深深吸了口气,仰望着天空,缓缓道:“你错了,艾莎和公主一样美丽。”他的话很轻,也很重,我知道他已经说过无数遍。

    公主在马上爆出一阵轻蔑的大笑,又戛然而止,猛地回头策马,箭一般飞奔而去。罗德没有去追她,扔给我们一袋金?#36965;?#32531;缓转过了身。

    姐姐终于忍不住,她甩开我的手:“艾莎,他是罗德……”我没有动,她却转头向罗德高喊道:“罗德,你看?#27492;?#22905;就是艾莎啊。”

    罗德似乎没有听到,扬起了马鞭。他手下的骑兵、剑士早已一片哄笑,数十只火把照过来,明?#20301;?#30340;,刺的我的眼睛很痛。我下意识的拾起泥水中的斗篷,?#28010;?#30340;捂在脸上。

    我听见罗德大喝了一声:“走!”那些士兵止住了笑,跟在他身后,有一队毫不?#25512;?#30340;从姐姐身上踏了过去,?#33735;?#28779;把?#25317;?#25105;们头上。

    “丑陋的疯子。”

    “鬼族的疯子。”我听见他们说。

    我固执的伏在地上,用枯瘦的手臂,撑着一汪泥水,静静等着他们走过。

    姐姐却疯了一般,猛地摇晃着我的身子:“艾莎,你为什么不叫住他?——罗德,她真的是艾莎啊!”

    我看到罗德似乎用力扯了一下缰绳,那匹白马发出一声痛苦的?#24187;?#20182;沉默了片刻,终于用和刚才一样沉静而熟稔的语气说:“她不是,艾莎和公主一样美丽。”

    罗德一骑绝尘,再不回头。姐姐还拼命?#24189;?#27870;中爬出身来,追过去向罗德挥舞手臂:“她是,你看看,她真的是!”

    我一把抓住她,缓缓坐起,将满是淤泥的披风从脸上取下。

    我轻轻说:“不必再喊了,我知道,他也知道。”然后默默的站起来,一个人往树林深处走去。

    姐姐怔了怔,在我身后猛地痛哭出声。

    我张开嘴,身体急速的抽搐,吐出来的只是没有生命的腐气。我渐渐奔跑起来,无穷无尽绿色的树叶像士兵手中的刀剑,用生机勃勃来蔑视我的一?#23567;?/p>

    突然,我被绊倒在地,又喘息着坐起身子,将脚下一具横陈的骸骨捧在手心。在他们的世界?#26657;?#29983;命原来是如此傲人的?#26102;尽?/p>

    我感到一种雨滴般的液体不住的从我脸上划落。我知道这就是流泪。

    我用手?#38468;?#30524;泪会拢在指尖,密林透过的淡淡光影?#26657;?#25105;?#36335;?#25569;了一粒绯红水晶。无数细碎的枯叶落到肩头,一如荒原中那?#22836;?#33457;雨。我深吸了一口气,潮湿的?#38208;?#28024;入我阴冷的躯体,我终于感到一双巨大的羽翼在我灵魂深处徐徐展开,延伸覆盖到整个世界,我一切往事和往事中的痛苦,哀怨都显得如此渺小,我解下肩上的斗篷,覆盖上那具尸骨,让那浩瀚夜幕埋葬我?#30422;?#20010;日夜的记忆。

    就在那一天,我终于猜透了亡灵复活术最后的秘密。

    我知道从今往后,天地间的一具具朽骨都将在我眼?#23961;?#28070;下鲜花般重绽生命。那些曾蔑视我们的那芸芸众生,恒?#30001;?#25968;,都将以亡灵巫师高贵的灵魂而复苏,跪伏在赤黑的泥土上,用相同的姿势,扶着华丽的魔杖,等候我的命令。

    他们生前也许是精灵,是元素,野兽,龙,人类,蝼?#24076;?#20294;从此将再无?#30452;穡?#27809;有了美?#27684;螅?#21892;与恶,余下的只是公平,?#39029;希?#21147;量与永生。

   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,足下的死神靴牢牢的抓住地面,宛如从中不断给我力量,支撑我颤抖的身体,我知道我将缔造属于我的空气、阳光、生命、时间、空间以及一?#26657;?#27704;恒的一?#23567;?#27491;是我,将开始给这个神创的腐朽不堪的世界定义一?#20013;?#30340;?#20995;潁?#26032;的理念,新的法则,新的美。

    我已无比强大,但仍然无比忧伤。

    我和姐姐回到鬼城,却迟迟不?#25954;?#24320;始征服天下之旅。我迟疑着,用鬼王披风紧紧裹住枯骨之身,一天天凝望太阳升起的地方,那里有一座元素城。?#19968;?#27809;有去过的美丽之城。

    直到姐姐的礼物打碎了我的梦想。

    她从元素城给我带回了一具小仙女的尸体。那女孩身上天蓝色的丝绒长裙在月光下闪闪发光,她的身躯宛如一朵欲坠未坠的花。

    我知道罗德会相信她是美丽的,从我姐姐的眼中看出连她也相信这点。她希望我将自己的灵魂在这具躯壳上复活,去加入那个运转着与我们不同法则的世界,虽然那里曾经伤害我、排斥我、凌辱过我的信念,但如今,只有它能给我幸福。

    这也许是幸福,可是我不需要。

    我将那具尸体掩埋在城墙下,也掩埋了我心中最后一点牵?#25671;?#25513;埋了我对美丽的最后的一点疑惑。我披上那件足以让我征服天地的披风,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涯。

    我有了数不清的同伴,我们走得很慢,缓缓的穿行在雪地,沙漠,沼泽上。晚上我们会就地休息,听精灵的歌唱,毒蝇的飞舞,还有鸟身女?#33258;?#26641;上低语,

    有时我?#19981;?#30475;见英雄。他们从我身边匆匆而过,拼命的为领主寻找金钱,矿藏和城堡。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总是惧怕而不怀好意,或者站在矿藏城堡的门口判断我的动向,或者躲在避难所里诅咒我和我的同伴。这时,我总是一笑而过。其实他们不知道,他们争夺的这些,我根本就不需要。因为我不需要建设我的城堡,我根本没有城堡。

    然而每当我到达一处地方,附近的领主们都会为我的大军骇然变色,我知道他们失去自己苦心经营的城池。

    虽然到处流传着我邪恶的传说,其实我?#27704;?#19981;曾入侵过别人的领土,除非他们主动的攻击,或者我到了期限,不得不找一个地方略为歇脚。就算是那样,我也只在那里的魔法行会呆一小会,然后随着第二天的朝阳一起悄然离去。

    他们传言我是一个魔法狂人。他们不知道其实早在一年前我就在凤凰城学会了天下所有的魔法,我看那些魔法书,只是回忆我很久以前和罗德一起度过的日子。

    白天,缓慢的流浪,流浪途中邂逅的生老病?#34013;?#20110;我不过是?#24067;?#32780;已。

    夜晚,?#19968;?#40664;默的站在死亡者的遗骸上掩面啜泣,然后,我的眼泪将给他们另一种永生。他们放弃以前或美丽或丑陋的形体,选择成为亡灵巫师,一种不朽的生命。

    清风扬起我夜幕般的斗篷,星辰在我周围?#20102;?#30528;卑微的光泽,满天的月光在鲜血的映照下一片嫣红,仿如当年罗德为我燃起的烟花。我又在流浪四方,但永远不是为了找他。他带着天使在天地间?#32943;瑁?#33258;由自在,以后的千百年的岁月里,我们?#35789;?#30456;逢也不过擦肩而过,聚散离合对于我来说不过是永恒生命中一纵?#35789;?#30340;困扰,而我将永远记得的是,在某个世纪里,曾有一个同我一样执着的人类男子,和我在同一片天空下寻觅自己坚信的美丽——我们其实是如此殊途同归。

    我拥有了世界上最强的军队,但是整个地图上没有留下一处我的旗帜。我可以说拥有一?#26657;?#21448;可以说一无所?#23567;?/p>

    我是一个流浪的公主。

    我是艾莎,鬼族的公主艾莎。

    无穷无尽的岁月终于都被我结在马尾,世界末日的号角在某一刻吹响,这块大陆上已经没有了天使,没有了人鱼,没有了仙女,一切的美丽都飞回湮灭,只有我们与世长存。

    我独坐荒原的高岗上,微笑着想,上帝在分开美丽?#27684;?#24694;的时候,绝不会?#27698;剑?#21407;来最终和神?#27850;?#20110;这块大陆的,只有我们。?#19968;?#22836;面对号角吹响的方向,无数的尸?#36861;?#36330;在岩脚下,布满了整个大陆。在我眼底,一切都宛如蝼蚁。

    我知道,神的世界结束了,剩下的时间属于我,也只属于我。

    我双手固执的支撑着龟裂的岩石,深深跪下,用胸口拥抱新生的大地,鬼王披风在我肩上猎猎生风。天地间最初和最后的光辉同时辉映在我脸上,我脸上的嶙峋白骨发出水晶一般的光泽。多年前那个先知告诉我我可以拥有永恒的美丽。如今你可以说我依旧丑陋无比,你也可以说我和神一样完美无暇,但一切都不重要了。我现在是一切美丽的创造与终结者,定义与维?#32456;擼?#20877;生与归往者。

    我是造物之主艾莎。

    后记:

    ?#32454;?#30340;讲,这不是一个鬼故事,而是一部童话。在玩英雄无敌的游戏的时候,很早就有了这个故事的雏形,看艾莎的头像的时候,她脸上那道深深的裂痕和执着又有些单纯的神情就打动了我,很早就想为她写点什么了。但一开始是想把它写作一部女性主义的故事。想让女孩明白,执着、坚?#20426;?#24378;大才是真正的美丽。

    后来在写作中突然有了怀旧情节,觉得海的女儿中纯美忧伤的感觉勾起了我很多回忆,于是我又将它改写成了一部童话。童话也许不需要太多的理由,所以,鬼族的公主,仅仅是个童?#22467;?#22914;此而已。写到后来,?#20174;?#19981;禁有些为莎莎感动了。一如卡?#26049;敢?#20026;自由?#28796;?#19968;?#26657;?#25105;的莎莎用她的执着与坚持,在无尽的岁月中为自己赢得了最终的尊严。

    有一个读者对我说,再读了一次全文之后,她脑?#27704;?#28014;现着掩面啜泣的艾莎公主,在她最终赢得天下的一刻,还会为了什么而流泪?

    也许,威廉华尔士在最后还可以高喊freedom,英雄般的辞世,而我们的公主,无数次顽固的用枯瘦的手支撑着受伤的身体,抬头仰望的时候,她的心中到?#33258;?#21628;喊着什么?

    赞助商广告
    甘肃快3开奖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