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短篇作品 >

    七宗罪之春葱指

    来源:未知 作者:步非烟 发布时间:2012-04-16  

    见无辜受苦者,须放低高傲之心,同情其所苦。

    晨。帘幕低垂。

    大地寂静,曙色挟着脉脉的生气在无声的升腾着,春风也更温暖了些。朝阳透过帘幕,将天地间最初的光辉投注到他身上,照得他一身旧衣也显得洁净得像新裁的云练。

    他本来应该觉得很愉快,因为他是个喜欢阳光的人。甚至,他的名字就叫做日轮——日月的日,轮转的轮。

    可是这一刻他却似乎很讨厌阳光的提醒,皱起眉放下帘子,转头道:“你还没有完吗?”

    良久,房间里寂静得只有檀香木从丝绸上滑过的声音。

    ?#27426;?#26085;轮当然不是在对丝绸说话,而是在对一个人说话——一个正用檀香木梳梳头的女人。

    她就是非烟。她叹息了一声,小心翼翼的用手背把耳环、化妆品拨到手提袋里。?#24187;?#26580;声问:“迟到了么?”?#24187;?#23545;着镜中人嫣然一笑。

    日轮道:“?#20063;?#24819;让他们久等。”

    非烟站起身来,展了展雪白的裙裾。虽然已为人妻,非烟还是坚持着女孩子的原则——宁可迟到一万年,也不能在聚会时让自己的外表看上去有丝毫瑕疵。

    何况,这次参加聚会的,都是一些老朋友。非烟待字时就认识的老朋友。女人永远都想证明自己没有老,虽然她开始证明这点的时候,往往已经老了。

    非烟?#24187;?#24448;外走,?#24187;?#29992;力在空气中挥动着手指,希望上边的指?#23376;?#33021;快点风干。

    日轮突然抓住她的手,皱眉道:“这是?#35009;矗?#24590;么这么恶心?”

    非烟低头看看自己的手指,淡紫的油?#26159;?#26580;的覆盖在我近半寸长的指甲上,纤秀的手指在幽暗的光线里显得有些透明。连她自己这一刻也不由惊讶起它们的美丽来。她笑道:“怎么,你嫉妒?”

    日轮抛开她的手:“怎么搞成这种颜色?”

    她把手指夸张的摊开,在他面前轻摇着:“不好看么?”

    他转开了脸,低声道:“像血。”

    “像血?”非烟笑了:“天使淡紫色的血?”

    “不是,是凝固了很久的血。”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狐狸是未名诗歌版上的大牛。

    从未名开辟以来,他的生死就成了一个迷。

    这倒不是因为他年龄有多大,而是因为他老是在死去。

    如果今天有人用头颅担保说他自杀了,第二天就会有人?#33905;?#35475;旦旦的说亲眼在博?#30340;?#36793;的地摊上看见他穿着拖鞋啃西瓜。甚至有人传说,他是练成了九天十地不老起死深神功,每逢月圆之夜就要尸解一次,?#27426;?#36825;不过也只是传说而已。

    不过这次他却出现在了大讲堂的门口。看来是赶得很?#20445;?#33080;上诡秘的微笑似乎还是上个月圆留下来的,多少有些不自然。

    江湖上,能让狐狸这样?#19979;?#30340;人已经不出七个,但是,这次具贴相邀的正好是其中的一个。希望花。

    希望花有小孟尝之名,避居江南。平时?#23637;?#20462;?#26657;?#25454;说已可以数月不出斗?#25671;?/p>

    ?#27426;?#20182;每年必定一次出关结?#25285;?#36941;发英雄贴,邀未名水桶级高?#21482;?#32858;京师。而他本人,也会在随后的一两天内神秘的出现在京城。这一次,是他第三次出现了。

    日轮和非烟下了自行?#25285;?#31435;刻就看见希望花。

    朝阳下,希望花从长街的另一头漫漫向他们走来,皮鞋在空寂的大地上激出一步步尘埃,而一身淡青色的西装却片?#38745;?#26579;。这时,一阵风过,一些去冬的枯?#26007;?#33310;而落,宛如来自天边,落在希望花的衣服上,显得希望花一张清秀的脸有些单薄。?#27426;?#26085;轮知道,希望花绝不单薄,光他那套衣服,就价值7k人民?#25671;?#19971;k 人民币,在农村可以让一个中产之?#39029;?#19978;半年。当然不是餐?#25302;?#39277;,而是有鱼有肉。

    日轮笑了,他携着非烟的手迎上去,道:“你来了?”

    希望花的脸色显得有些?#22253;祝?#22914;同世家公子惯有的颜色。他看着日轮,薄薄的嘴唇动了动,眼睛里的笑容如同春水一般化开去:“我来了,堂兄。”

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传说中希望花聚会?#30475;?#22320;点都会不同,这一次他的想法,更连日轮都微微有些吃惊——因为那不是天上,也不是人间,而是地下。

    赞助商广告
    甘肃快3开奖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