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當前位置: 主頁 > 短篇作品 >

    夢游癥

    來源:未知 作者:丑時 發布時間:2012-04-15  

    劉員外一覺剛睡醒,又被嚇昏了過去——身邊年近遲暮的妻子此刻竟倒在血泊之中。

    半個時辰之后,神捕李元被請進劉府。李元綽號“三日破”,數十年來,如論多么棘手的案子,他三天之內必能找出破綻。破案之快,可見一斑。他在案發現場巡視一番,似已心中有數,對老管家說道:“喚醒你家老爺,我有話要問。”

    一顆還魂丹吞下去,劉員外緩緩醒來,額角的冷汗卻還在不停地往外滲。李元問道:“敢問近年來夫妻感情如何?”劉員外一臉慌亂,深知事關重大,不敢隱瞞:“有夫妻之名,卻早無夫妻之實。”忽又急道:“劉某確有納妾之心,卻萬沒有殺妻之膽。”李元又問:“那你仔細看看,這房中布設與平日可有異常?”劉員外仔細察看房間每一寸地方,搖頭道:“并無異常,除了……”他指了指劉夫人心口的一柄尖刀。看著刀柄小孔上系著的一截絲線,李元冷笑道:“一刀致命,殺人手法雖然精巧,但已是老掉牙的橋段。”手指從窗口劃向橫梁,一面說道:“絲線穿過那面窗戶,繞過橫梁,吊著這柄刀。而線的另一端綁住門口的那顆柳樹。這些天一直刮南風,昨晚三更才突然變天,北風搖歪柳枝,將繩子崩斷,刀便直直掉了下來。加上這把刀削鐵如泥,便輕易要了她的命。”

    老管家果然在門外找到那團綁住柳枝的絲線。劉員外駭然道:“何謂‘老掉牙的橋段’?”李元道:“這是幾年前大盜劉飛慣用的伎倆。”劉員外驚道:“他為何要殺我夫人?”李元道:“不是他,一年前老夫已經將他緝拿歸案。依李某看來,他殺可能性極小,尊夫人賢良淑德,菩薩心腸,有口皆碑。強盜若要動手,遭殃的應該是你。除非有人故意買兇殺人。”

    門外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,遂聽一丫環道:“老爺,藥煎好了。”丫環進門,一聲驚叫,藥碗摔破,濃濃的藥味撲鼻而來。李元笑道:“劉員外似乎有不少頭疼事。老夫以為這種安神補腦的藥劑只有我們這些絞盡腦汁的人才會服用。”劉員外尷尬一笑,不知如何應答。

    李元已經取出一條布巾,將那柄兇器包了起來,嘆道:“這種利器除了城西的鐵匠九指捶,北京城怕是找不到第二家了。吩咐下去,務必守口如瓶,以免打草驚蛇。” 說完又奪門而出,前后還不到半個時辰。劉員外一身外衫已經濕透。

    路上,李元陷入了沉思:經驗來看,劉員外的嫌疑應該最大,他夫妻不合已是眾所周知的事,加上據說大盜劉飛就是他的侄子,使用這種方式殺人也就不足為奇了。只是為何他的神情如此奇怪,竟似渾然不知情?

    到了城西打鐵鋪,九指捶看過尖刀,回想道:“幾天前,劉夫人半夜三更跑來敲門,說要打一柄這樣的刀,還答應給十倍的價錢。我見她神色匆忙,便客套一句‘怎么勞您大駕。’她怒道:‘少羅嗦,員外半夜突然傳下話來,誰敢不從。你守口如瓶就是。’第二天半夜她便把刀取走了。”

    李元頓時領悟,劉員外果然聰明,讓夫人來買刀,結果也就死無對證了。可為什么要在午夜?百思不得其解之際,突然聞到一股藥味。抬頭一看,原來走到胡家藥館。胡掌柜的已經迎了出來: “李爺,怕是又有頭疼的案子吧,藥早給您準備好了。”李元一愣,急問:“劉府是否也來買過這藥?”胡掌柜道:“有。但他的病可跟您不一樣,聽說是夜游的毛病。”

    “夜游癥!”李元恍然大悟,也終于找到答案。出門直奔劉府。

    “誤會了,誤會了。”劉員外哭笑不得道:“一來,劉飛與劉某毫無干系;二來,老夫對內人買刀一事毫不知情;三來,這藥是給內人喝的,她才有夜游癥。”

    李元頓時亂作一團,劉夫人才有夜游癥,那她半夜買刀難道只是為了自殺?可干嗎這么費周折?如此精密的殺人手法又是從哪里學來?卻見劉員外臉色驟變,竟一屁股癱坐在地,喃喃自語道:“她……她竟是要殺我啊……”情緒稍穩,才解釋道:“劉某自幼習慣睡在右側,誰知昨晚鬧肚子,拉了一通回來,內人正好夜游回來,占了右邊的位子……”說完已是大汗淋漓。

    李元道:“尊夫人要殺你,倒也不奇怪。不知她有何病征,是何人侍侯?”劉員外道:“這十幾年來,一到午夜,她都會到后院小湖邊小坐片刻,并無異常之舉。開始還有人陪著,后來習以為常,劉某也就沒放心上了。”難怪她半夜跑出去也沒人知道。

    李元在小湖邊四下搜索,發現石凳下面竟有一個暗洞,洞中藏有一只竹筒。竹筒擰開,露出一張小紙條,寫著:“萬事具備,何日動身?”。出自劉夫人的筆跡。李元頓時明白,推斷道:“她果然還有幫兇。他們通過這種方式取得聯絡,那個人教尊夫人殺人,一旦大功告成,兩人便遠走高飛。而之所以用這么復雜的手法,就是想事成之后拖延時間。依老夫估計,今晚他一定會來查探消息。”劉員外驚愕道:“你說還會有人想跟她私奔?”李元取出一枚銀針,藏在竹筒之中,一面道:“這有什么大驚小怪的,林子大了,什么鳥都有。”接著將竹筒放回原位。

    劉員外好奇問道:“你藏根針干什么?”李元道:“這叫迷魂針,能暫時將人迷昏,卻不會要了他的命。對方既然連天時變化都算計在內,顯然不是庸手。”劉員外頓時領悟,便遵照李元的部署,布下埋伏。

    可守了一夜,卻不見半個人影。再守一夜,依然不見那幕后主謀。

    “難道我想錯了。”

    熬了兩夜,李元已是頭昏腦漲。他急忙趕回衙門,把當年大盜劉力作案記錄以及相關案子都翻了出來,卻發現并無奇異之處。又把整個事件想了一遍,也覺得沒有不合理的地方。可是為什么不見人影呢?他不停怕著腦袋,突然靈光一閃:難道……

    一時醒悟,又直奔劉府而去。

    一進門,李元便命劉員外將府上所有人召集過來。劉員外大惑不解,李元解釋道:“幕后主謀就在府上。他不可能不來,除非他事先得到消息。”劉員外趕緊將所有人都召集過來,清點人數,果然少了老管家一人。經過盤問,發現眾人均無可疑之處。兇手八成就是老管家。

    劉員外吩咐人手,追查老管家的下落。到了下午,終于在他家中把他逮著。老管家一臉委屈:“冤枉啊,因家中孫兒突然得病,走得匆忙,忘了通報……”細細盤問,也無可疑之處。

    李元頓時無計可施,只覺頭痛欲裂。

    天漸漸黑了下來,第三天眼看就要過了。想到“三日破”的威名就要毀于一旦,李元垂頭喪氣回到家中,飯也不吃,便一頭躺倒在床上。卻輾轉反側:對方為什么沒有出現呢?是不是現場查漏了什么東西?轉念一想:難道中了姓劉的計謀,他故意布下這個圈套來混淆視聽?

    一時拿不定注意,心想半夜再去查個究竟,朦朧中睡了過去。

    到了半夜,他又從床上爬了起來,換了一身夜行衣,偷偷潛入劉府,溜到小湖邊,見四下無人,又偷偷取出那只竹筒,輕輕扭開。一時心急,竟忘了前天插上的那根針。一針見血,疼痛霎時傳遍全身。

    他突然猛醒,一臉驚訝:我怎么會在這里?又突然昏倒了過去。

    (選自“紙醉金迷”:)

    贊助商廣告
    甘肃快3开奖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  <div id="u6tso"></div>
  • <dl id="u6tso"><ins id="u6tso"></ins></dl>
  • <progress id="u6tso"></progress>
    <li id="u6tso"><s id="u6tso"></s></li>
  • 新疆时时结果 街霸5安卓版破解版下载 pk10走势图在线 sg飞艇是什么彩 电子游艺2019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全民计划软件 吉林时时中奖规则表 欢乐升级(腾讯)